当前位置 首页 > 职场薪闻 > HR社区 > 人力管理 > 以小过为过
以小过为过
作者: 时间: 阅读:107次
葫芦岛人才南宋《鹤林玉露》有个“一钱斩吏”的故事:北宋年间,张乖崖在崇阳当县令时,常有军卒侮辱将帅、小吏侵犯长官的事。张乖崖认为这事反常,下决心要整治一番。一天,他在衙门周围巡查,见一个小吏从府库中慌慌张张地走出来。张乖崖叫住小吏,发现他头巾下藏着一文钱。那个小吏支吾了半天,才承认是从府库中偷的。张乖崖把小吏带回大堂,下令拷打。那小吏不服气:“一文钱算得了什么!你也只能打我,不能杀我!”张乖崖勃然大怒,判道:“一日一钱,千日千钱,绳锯木断,水滴石穿。”为惩罚这种行为,他当堂判斩了这个小吏。

葫芦岛人才张乖崖摆出“水滴石穿”的道理杀了小吏,自然有滥用刑法之嫌。但小吏不以小过为过,招来杀身之祸也是咎由自取。小过与大过是相对而言的,《书太甲》曰:“天作孽,犹可违;自作孽,不可活。”也就是说,天降灾祸,尚有逃避的机会,人若是自找的,是无法挽救的。《每人只错一点点》一书中,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:巴西海顺远洋运输公司派出的救援船到达出事地点时,“环大西洋”号海轮消失了,21名船员不见了,海面上只有一个救生电台有节奏地发着求救的摩氏码。救援人员看着平静的大海发呆,谁也想不明白在这个海况极好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,导致这条最先进的船沉没。这时有人发现电台下面绑着一个密封的瓶子,打开瓶子,里面有一张字条,21种笔迹,上面这样写着:水手理查德:3月21日,我在奥克兰港私自买了一个台灯,想给妻子写信时照明用。 二副瑟曼:我看见理查德拿着台灯回船,说了句这个台灯底座轻,船晃时别让它倒下来,但没有干涉。 三副帕蒂:3月21日下午船离港,我发现救生筏施放器有问题,就将救生筏绑在架子上……机匠丹尼尔:3月23日上午理查德和苏勒的房间消防探头连续报警。我和瓦尔特进去后,未发现火苗,判定探头误报警,拆掉交给惠特曼,要求换新的。机匠瓦尔特:我就是瓦尔特。大管轮惠特曼说正忙着,等一会儿拿给你们。服务生斯科尼:3月23日13点到理查德房间找他,他不在,坐了一会儿,随手开了他的台灯。大副克姆普:3月23日13点半,带苏勒和罗伯特进行安全巡视,没有进理查德和苏勒的房间,说了句“你们的房间自己进去看看”。水手苏勒:我笑了笑,也没有进房间,跟在克姆普后面。水手罗伯特:我也没有进房间,跟在苏勒后面。机电长科恩:3月23日14点我发现跳闸了,因为这是以前也出现过的现象,没多想,就将阀合上,没有查明原因……电工荷尔因:晚上我值班时跑进了餐厅。最后是船长麦凯姆写的话:19点半发现火灾时,理查德和苏勒房间已经烧穿,一切糟糕透了,我们没有办法控制火情,而且火越来越大,直到整条船上都是火。我们每个人都犯了一点小错,但酿成了船毁人亡的大错。

葫芦岛人才这张绝笔字条,清晰地记录了整个事故发生的全过程。有人曾这样问过美国作家马克·吐温:“小过与大过有什么区别?”马克·吐温答:“如果你从餐馆里出来,把自己的雨伞留在那儿,而拿走了别人的雨伞,这叫小过。但是,如果你拿走了别人的雨伞,而把自己的雨伞留在那里,这就叫大过。” 马克·吐温的回答是幽默的,他告诉我们,小过与大过之间其实没什么本质区别。很多坏事常由小的先兆起头,所谓“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”,就是这么回事。小过与大过之间并没有隔着千山万水,恶行往往是由小而大,由轻而重的。怪不得刘备会在《诫子书》中写上这么一句:“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。”小吏若能及时悔过,“环大西洋”号上的每个人若能及时纠错,又何至于酿成生命的悲剧。一个人,明智不明智,就看在日常生活中,是不是懂得时刻警醒自己,做到防微杜渐。
来源:
热门推荐